人就是这么过来的笔者:舒晴曼妙

以前回老家的时候,我妈爱唠叨村里的大事小事。他们中的许多人生病了,出了事故,离开了,出了事故。提到的这些人,有的是我熟悉的,有的是我不熟悉的,有的是老的,有的是年轻的,有的是家庭内部的,有的是家庭外部的。我仔细听着,和妈妈感叹世事无常。我妈总是说:“哦,你看,人活着都是干什么的?如果他们什么都不说,他们就会消失。”现在,我亲爱的妈妈走了,如此突然和意外!我接受不了,学会接受,适应。逝者已逝,他们不得不活着,忙于生计。把悲伤埋在心里,努力回到正常时间。一个人的时候,总觉得妈妈站在我面前,时不时想起妈妈说过的话。“唉,你看,人活着是干什么的?如果他们什么都不说,他们就会消失。”

在母亲不在的世界里,依然是红尘滚滚;母亲不在的家乡,依然繁花似锦;没有妈妈我依然忙着三餐;没有母亲的家庭,继续以工作为生。抬头看看身边失去亲人的同事同学。他们正在慢慢恢复正常。他们应该很忙,笑啊笑啊。为了生活,他们必须选择暂时忘记他们,而不是忘记他们失去的亲人。

当初,姥姥走时,娘还年轻,夜里醒来时,常看见灯下缝衣的娘在偷偷地哭。姥爷走时,娘哭得哑了嗓。爷爷走时奶奶走时,娘和她的妯娌们拖长了嗓音哭。每一回哭过之后,娘和家族的人都渐渐平缓进俗常日子

当初奶奶走的时候,妈妈还年轻。晚上醒来,经常看到妈妈在灯下缝衣服偷偷哭。我祖父离开时,我母亲失声痛哭。爷爷走了,奶奶走了,娘和嫂子拖着嗓子哭。每次哭过之后,母亲和一家人就渐渐缓和成了共同生活

里。人是自己哭着来,再有亲人哭着去,中间是忙忙碌碌是悲欢离合是挣扎是沉浮。人生就是这么一路哭过来一路奔过来的,再赢再输两头都系着哭,再好再差也就这么一辈子。

勤劳善良的母亲总是忙于迎娶女儿,哄孙子孙女。在家庭中,谁的家人站在葬礼上,母亲会在场。谁在亲戚家有喜事,母亲就该跟着分。地里的庄稼应该由母亲照料,院子里的家禽应该由母亲喂养。四个孩子的家庭怎么了,我妈不是帮忙就是操心,但从来没有停止过。我妈妈尊重那些在那个年代贫穷但乐观的人。我妈说人都是一节一节过的,穷了也不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。我不识字的母亲说话像个哲学家

活了一辈子的人,是在受苦还是在受苦。只有当他们尝遍了各种滋味,彻底了解了,才算完成了自己的人生使命。生活是有生命的部分,去也是有生命的部分。人生是为了出道,是为了谢幕,进出是人生的戏。人生是一个活的逗号,去是一个活的句号,开始和结束是人生的篇章。

再读一遍思念亲人的文字,也有同感;当你用脸颊看着常见的灰尘时,开悟就进了你的口袋。我们传承祖先的血脉,孩子传承我们的血脉,活在世上。我是家庭链条中的一环,父母亲戚在我的遗产上,子女孙子在我的遗产上。赡养父母、孝顺父母是我们的责任,为孩子的未来铺路是我们的责任。妈妈不在的时候,我写我想写的,读我想读的,走我喜欢的生活方式,用爱和爱填满整个时间。我不能成为世界的一瞥,但我可以成为亲人的一种记忆。这就是我人生哲学的意义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