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一片油菜花;投稿来源:秦延安

就像从南风回北风的燕子,从江南一路飞到漠北。那些温暖的油菜花就像唢呐手,它们拔起腮帮吹小喇叭。虽然它们的大小和高度不同,但地球正在变暖的信息让它们无法照顾它们。他们站在河岸上,在河里,在山上,面对着太阳,高调地玩耍。如火炬的阳光,触摸着油菜花,油菜花会从绿色流向黄色,从黄色流向金色,穿越平原和山脉,奔向地平线,使荒凉的土地绚丽多彩。

记得小时候,在乡下,每一年秋收之后的坡地里,母亲都要种上油菜。贫瘠坡地的庄稼长不壮实,油菜却长得分外灿烂。看着那小如芝麻的菜籽滚入满是沙粒的泥土,我真揪心,这些油菜是否能存活?但一场秋雨之后,那些菜籽却破土了,并在寒风冬雪中坚守着希望。改变不了环境,就改变自己,油菜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生存法则。即使再恶劣的环境,它都能长成一片新绿,在漫长的孤夜中,终于迎来春天的绽放。

每年春天,看着油菜花像金色的绸缎一样在山坡上蔓延,妈妈都忍不住说,油菜花的苦日子终于结束了。不知道妈妈说的是强奸还是安慰自己。一个强奸的情节,是家里一年的油水,也是家庭主妇在厨房的操作。山上山坡上的油菜花温暖奔放,只有蜜蜂和蝴蝶进进出出。有的村民对平静视而不见,仿佛他们就像门前的树一样普通。

比如油菜花开的时候,就是开花的时候。有一年回老家,突然发现地里没有油菜。我咨询母亲的时候,她淡然地说,现在粮食不种了,谁来种油菜籽?我知道像油菜花一样的村民终于走到了尽头,他们不再愿意坚持贫穷。相反,他们更多地关注城市。于是,他们一个接一个,像采油菜花的蜜蜂一样穿梭于城市和乡村之间。然而,蜜蜂正试图收集蜂蜜,村民正试图改变他们的生活。全家进城,谁能照顾种一床油菜?一个没有油菜花的村庄总是让我觉得空虚,就像一个没有人缘的村庄,总是很难找到幸福。

去年春天,我在爬盘龙山的时候,偶然发现了一朵油菜花。从远处看,它像一件金色的锦缎,包裹在里面的瓦房像金边一样美丽。油菜花又多又密,好像在燃烧。人们几乎睁不开眼睛,人们走在他们中间,仿佛他们在花海之上荡来荡去。浓郁的香味使蝴蝶飞舞,蜜蜂翩翩起舞。房子前面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太太,她看到我们,热情坦率地让出座位,倒了水。老人告诉我们,她的孩子在城里,她已经带她去城里住了,但她还是喜欢农村,还有油菜花可以看。她在房子前后种下了所有的油菜籽。看着她佝偻的腰身和稀疏的白发,我们有点惊讶,说这么多强奸能压很多油?她表示,油菜籽的油压跌第二,主要是为了升值。我以为只有城里人才赏花,没想到一个70岁的农村老太太,在这人烟稀少的深谷里,过着如此诗意的生活。看着我们拿着相机,老人脸上挂满了笑容,就像门前的油菜花一样灿烂。

油菜花不是花,但油菜花是花。当大地回暖,油菜花在冬天积聚起磅礴的潜能,于是它不失时机地出来生成,灿烂的色彩在田间流转,无限的生机在天地之间升起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看油菜花的热潮兴起了。每年春天,成群结队的人去江西婺源、贵州安顺、重庆垫江、陕西汉中、云南罗平等地赏花。这些地方不仅以油菜花闻名,还举办油菜花节,有的甚至专门设置油菜花专列。然而,我不知道这些追花者中有没有人像我一样怀念油菜花的生活。

分享: